西宁沐足都有什么服务

楊學山:談談信息流引領

2019-07-15 17:17:15

來源:CIO時代學院

  2019年7月14日,由中國新一代IT產業推進聯盟指導,CIO時代學院、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十五研究所計算機質檢中心主辦,全國高校大數據教育聯盟、章魚大數據、萬山數據協辦的“第八屆中國大數據應用論壇暨中國電科15所大數據應用論壇”在京隆重開幕。北京大學兼職教授、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楊學山在論壇上發表了題為《談談信息流引領》的主題演講,以下為演講實錄:
 
\
北京大學兼職教授
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   楊學山
 
  數據驅動和信息引領原則上不是同樣的事情,總書記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對信息流引領也有一個精確論述。信息流引領技術流、資金流、人才流、物資流,來實現資源配置的優化,使宏觀經濟形勢面臨的一系列困難能夠得到緩解,這是信息流引領的作用。
 
  其實我們在走向數字經濟,使數字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要能夠發揮作用,有很多的問題需要回答、需要解決。到現在為止,應該說我們從工業經濟轉向數字經濟,用好數字現在最困難的事情是對數字本身的認識,或者說對信息本身的認識。我可以十分負責任說:現在在全世界范圍內沒有解決“數字是什么”這個問題,這是我們今天走向明天最大的困惑。
 
  信息流和具體的數字之間是有區分的。一個數據在一個分析判斷和行為控制中發生作用,和一個跟這件事相關的一個完整的數據結合或者叫數據鏈,它來引領物流、人流、資金流,是不同的。盡管理論上沒有解決,實踐上要圍繞著事情解決問題、取得價值,實踐就沒有錯。具體的數據結合和一個信息流引領的數據結合,這是兩個不同的角度。
 
  一、如何理解信息流引領
 
  關于數據流引領,講三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是地圖,大家在用地圖的時候是什么感受?地圖已經從原來不怎么好用,到了今天十分好用,幾乎司機都用地圖作為開車的幫手。為什么能做到?首先它必須要有基礎信息,地圖信息上沒有或者錯了就不行。導航這幾年因為地圖數據錯誤產生的困惑,有一次最嚴重的是走了冤枉路2小時。名字一樣,但實際上地點不一樣。在北京前門導到了后門,而后門是進不去的,你得繞過去。我的位置,也是目的地位置,也是路徑的基礎。那么我的位置基于什么?基于基站。因為我們走路、騎車,什么時候都可以找到我的位置,所以載體是手機,基礎是基站。而且在這個地方不是說你在導航時才會有你的位置信息,而是手機只要在工作,就會有這些信息,跟你是否導航根本沒有關系。還有計算,要計算首先要知道這條路上路況如何、路是什么、走哪條路。從哪來?也是從基站來。因為你的手機給基站提供了信息,手機和基站是定時連接。計算是十分復雜的,是對每一個人在進行計算。你一打開它就馬上計算,沒用的人也在隨時計算,所以有很強的計算能力的要求,這些是實現導航的基礎。
 
  所以信息流必須是有基礎信息,有算法、模型、平臺,還得有商業模式。因為沒有商業模式,車載導航為什么都玩完了?因為模式不行。那么價值在什么地方?今天真正互聯網用的多的,導航、支付、購物,這是真正用的多的。再往后,比如說搜索、游戲。真正用的多的就是這些,所以價值十分清晰。
 
  第二個例子是電商物流。從我們手中一個訂單出去,到完成所有的事務處理過程,然后再通過物流把東西送到手里。它必須有一個完整的基礎信息,缺一個環節都不行。第二,它依然要有算法模型。為什么?因為并發太多。固定的事物流不要算了,因為路徑都已經確定好了,完完全全就在它已經確定的路上走。對于平臺本身是需要算法的,因為它并發處理的太多。當然,還得有模式,模式不對,就生存不下去,所以電商平臺生生死死年年都在上演。
 
  第三個例子是自動控制。在控制過程中,有一個具體的情況發生變化,變量發生變化,控制就要做出調整。這是具體的一個數字在發揮作用,但是對于信息流使得一個控制過程實現,它同樣是跟這個控制一致的完整的數據流,所以這個控制過程才能實現。這兩邊一個是工業的,一個是農業的,其實都一樣。抽象到模式完全一樣,所以還是事情有價值,這是根。對這個事情要有完整的,讓這件事情能夠實現得到價值的數據鏈、數據結合,是數據+信息流。
 
  二、信息流引領的一般框架
 
  歸納起來說信息流引領,第一是在一個事情里面是該由它引領的,如果這件事不該它引領,那它也引領不了。第二要有價值,因為做這個事情要付出成本,付出成本就要得到回報,產出大于投入,這是核心。后面才是信息、流程、模型、算法,還有相應的物流、資金流。不是說有了信息流就必然能夠引領的,因為中間還有很多環節,要有能力、環境支持,如果沒有環境制度的支撐也是做不到的。
 
  從一般模式再回到實踐,盡管我們對信息流為什么引領、如何引領,在理論上還有很多不清晰。但是實踐上很簡單,就是做什么事情解決什么問題,然后做這件事情通過一個完整的數據結合或者數據鏈,能夠對這個事情的解決和創造價值帶來什么作用。
 
  三、信息流引領的實踐特征
 
  車里面的車控系統,控制動力和傳動的是動力傳統相關的系統,控制車窗車門的那是車窗車門的系統,控制椅子的那是椅子的系統,一個車里面十幾個控制系統在工作,那么信息流引領,只要我做的這個事情數據鏈是完整的,它就能夠實現控制的目標。比如,飛機MH370,四年了依然在發酵,這個事情究竟怎么回事?因為數據鏈斷掉。如果萬一飛機數據鏈沒有斷掉的話,到今天哪會有那么多懸疑?而這個“斷掉”好奇怪。尤其是GE的發動機本來是可追蹤的,但為什么偏偏就沒有了?因為馬航沒有買這個服務,所以信息流是對應著具體事物的。為什么GE對MH370的發動機回饋數據不收集或者不提供了?因為沒收到錢,沒價值。價值信息流可以得到,也會被斷掉。
 
  在制造業,從手工到機械化、從單臺數控設備到完整生產鏈,再到完整工業4.0,在企業里面端到端的數據無縫結合,都是在講如何實現信息流使得我們的產業一步一步往上走。而不是一個數據針對一個具體動作或者判斷有什么作用,而是完整信息流改造著原來的過程。
 
  在所有的這里面它的信息流都是具體的,而不是抽象的。而且在這樣的過程中使用著無數個算法,各不相同的算法,深度神經網絡在這里面幾乎是作用是零。上周看了一下錢學森的《工程控制論》,再看看今天大數據的書和人工智能的書,確實是差別太大了。他的書都是針對著我們在工程控制領域什么問題、什么算法、怎么解決,而我們只有算法,沒有問題、沒有怎么解決。建議你們認真看,制造業領域,今天錢學森的《工程控制論》比所有其他的書都要有用的多。
 
  電子政務信息流如何引領?關鍵在什么地方?今天都有數據的框架圖,這個東西能引領嗎?根本不能引領。為什么?因為引領要回答的問題,這里面根本回答不了。引領是要有一個真正的目錄,能夠把做的過程以及這件事物本身,能夠清晰地顯示出來。這個目錄不是分類的類名,不是文件的文件名,而是真正要用的那一個里面的內容。也就是目錄是要標識它,是怎么來的,語義是什么。必須在前面所有的來源標識清楚,所有的使用也要說清楚,誰能用、為什么能用,用的時候又如何連接。
 
  最近一直說“互聯互通”這個概念,把電子政務坑苦了。電子政務要的是互操作,而不是互聯互通。所以真正使用時,從職責、事務、人和技術實現,安全、邊界都標識清楚。使得所有資源、流程連接平穩實現,才可以對過程進行優化。農業也是這樣。
 
  信息流引領確實可以使得我們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它會完成的更好。通過數據可以使它優化,可以使企業一個具體的流程得到改觀,宏觀會使得整體效率得到提升,但是它怎么實現?要把這個問題想清楚。工具、模型、算法、平臺十分重要,但是算法、模型、工具、平臺不唯一。一定要知道,不唯一。網絡平臺不唯一,而模型就更多了,一個事物、一個事物中的局部都是模型。還有算法是局部的,一個工業過程、農業過程、政務過程,經常是幾十個幾百個才完成一個控制過程,所以不唯一。
 
  我們所要的就是能夠真正把這個事物優化、實現,然后平臺、算法這些都是工具,工具是圍繞著事情服務的,而不是事情圍繞著工具轉。我們今天最大的錯誤就是事情圍繞工具轉,這是我們認識論的錯誤。謝謝大家。

CIO時代培訓產品手冊


西宁沐足都有什么服务 彩界九号独胆 苹果id充值卡怎么赚钱 股票配资o配资658 北京快3开奖结果0141812期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贵州11选五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算胆软件 极速快乐10分 上海时时彩 稳赚包六肖怎样赚钱 北京pk10双面玩法 股票涨跌的秘密 害虫胆包天打一生肖 2008双色球开奖数据 快乐8稳赚技巧